搜索名称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文化 > 随笔|相居:关于《阿Q正传》中“崇正”的问题
随笔|相居:关于《阿Q正传》中“崇正”的问题
2019-11-06 16:13:48 点击次数:4756次

湘居(成都)

在《阿q正传》第七章,当谈到革命党入城时,他们说他们都是"白盔白甲:穿崇祯皇帝的衣服"。其中,“崇祯”这个词很有吸引力。任何有一点历史知识的人都可以根据常识得出一个结论:“唉,这是崇祯的错误文字!”这的确是一个类似的发现。因此,我们看到的任何注释“阿q正传”一般都认为他们在句尾巧妙地附上了尾注——他们的观点与上述所谓的“假写”和“假名”相似。

起初,我也相信这种说法——毕竟这种说法符合常识,也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鲁迅全集(2005年版,也是学术界认为最好的版本),这是很自然的说服力。然而,据说这家出版社只有三四个版本的《全集》,不同版本之间似乎有相当大的修订。但是,我并不打算统一收集和整理,因为这毕竟是鲁迅研究人员的工作,我不需要以此来做学术文章。因此,我只是依靠手头的《全集》来谈《阿q正传》中“坚守诚信”的相关问题。

我认为“重名”不是官方注释中提到的“假名”,大致有两个理由:

首先,“崇义”的做法有一定的渊源。这本身不是幻觉。因此,鲁迅不应该也不会在他的文章中使用这种模棱两可的做法。“崇祯”一词中的“真”改为“正”,以避免雍正帝的禁忌。有些绅士说"在文学和历史资料中没有崇祯崇拜郑国的其他事例"似乎是不恰当的。如果你需要例子来证明这一点,在雍正以后的清代文献中,所有提到“真”和“真”的地方都改成了“正”,但我还有鲁迅自己的另一个例子,可以用来谈论。

鲁迅曾在他的文章《病后杂谈》中提到“书璧”。看来他应该读一下。这本书的作者彭祖思出生在甘龙之前和之后。他的书应该永远是“直立的”,我看过的书比的所有版本都是“直立的”。因此,鲁迅先生大概不会对文章前的“义举”和下面的“崇正”年表视而不见。此外,他的《阿q正传》写在《病后杂谈》之前,更接近清代。此外,所有与崇祯有关的清代文献,甚至雍正及以后出版的与“真”、“真”有关的文献,一般都写为“崇正”、“正”。这是一种长期的时尚。鲁迅的作品也不能免受那个时代禁忌词的影响——尽管鲁迅讽刺说“这本书是在民国时期刻的,而且文书中仍然缺少最后一个词”(另见“疾病之后的杂谈”)。没有所谓的“维护诚信”。

第二,把“尊重诚信”看作是村民之间误解造成的谐音是不恰当的。“崇祯”和“崇正”原本是一体的。即使有谐音成分,它们也绝对与“错误”无关。因此,有人后来把“崇正”和“尤氏党”相提并论,这是没有根据的。如果说“尤氏党”也能激发文章的幽默效果,增强其讽刺力量,那么“有意”用“崇正”取代“崇祯”只会让人感到莫名其妙。鲁迅是不是想讽刺这些村民的糊涂,甚至忘记了前国王的头衔?恐怕他不想表达这个意思,更何况,他在文章《阿q正传》中只提到了“尤氏党”的同音字问题(说白了),这与“崇正”的所谓“假主张”毫无关系。

综上所述,恐怕鲁迅在《阿q正传》中的“崇正”并不是帝王版中所指的“假名”,而是一种有着相当长历史并符合当时用词习惯的恰当写作风格。

这也引出了另一个问题,那就是,当鲁迅的研究者们忙于研究鲁迅深邃的思想和精湛的笔法时,他们是否能抽出时间来判断第一次完整作品中所作的评论是否正确——难道现在每个人读到的所有“阿q正传”都与“正确”和“假名”有相同的评论吗!

[如果你有新闻线索,请向我们报告。一旦被收养,你将获得一笔费用。新闻微信关注:ihxdsb,新闻QQ: 3386405712]

山东十一选五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opanic.com 富良新闻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